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因搜查笔录、扣押清单上的办案民警和见证人互不一致被控非法持枪获无罪

日期:2020-02-13
当事人信息公诉机关赤水市人民检察院。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黎某,男,1988年2月19日生于贵州省赤水市,汉族,大学文化,系赤水市公安局民警,住赤水市。被告人沈某甲,男,1972年1月16日生于贵州省赤水市,汉族,文盲,系聋哑人,农民,住赤水市。2015年8月30日因涉嫌犯妨害公务罪、非法持有枪支罪被赤水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10日转逮捕,现押赤水市看守所。翻译人员周某,男,1989年10月15日生于贵州省习水县,汉族,大学本科文化,系赤水市特殊教育学校教师,住习水县。翻译人员沈某乙,男,1980年8月22日生于贵州省赤水市,汉族,大专文化,系赤水市正康老年护理院职工,住赤水市,系被告人沈某甲之弟。辩护人(兼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陈庆忠,四川荔香律师事务所律师。审理经过赤水市人民检察院以赤检公诉刑诉(2016)3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沈某甲犯妨害公务罪、非法持有枪支罪,于2016年3月4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在审理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黎某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赤水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毛彩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黎某,被告人沈某甲及翻译人员周某、沈某乙,辩护人陈庆忠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一审请求情况赤水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2015年8月29日14时许,赤水市公安局葫市派出所值班民警黎某接到赤水市葫市镇村民沈某乙电话报称,被告人沈某甲(其哥)与邻居王某甲为安装水管发生纠纷。接报后值班民警黎某佩戴警用装备、执法仪、相机与民警牟某某、警务助理向某某一并前往处置。在到达现场后,被告人沈某甲之父沈某丙向民警反映,其儿子沈某甲私藏有火药枪。当民警黎某对被告人沈某甲进行询问准备劝说其主动交出火药枪时,被告人沈某甲极不配合处警民警工作并拒绝交出火药枪,民警黎某试图对被告人沈某甲进行传唤,但被告人沈某甲试图逃离现场,随即黎某立即上前制止,被告人沈某甲顺势进屋在厨房内拿起菜刀转身砍向执法民警黎某,被害人黎某用手格挡保护头部并后退躲避,被告人沈某甲连续挥动菜刀砍杀数刀,将被害人黎某左手背、左前臂上段、右手中指指背、右上臂下段、左小腿、左足内侧砍伤。被告人沈某甲见警务助理向某某掏拿警棍后才停止砍杀,在群众及被告人沈某甲家属的协助下才将被告人沈某甲抓获。其后,经公安机关现场勘验检查、搜查,在被告人沈某甲卧室内搜出两支自制火药枪;大量火药、铁砂及疑似用于制造枪支工具。2015牟9月1日,经遵义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在被告人沈某甲卧室内搜出的两支枪支编号JC1、JC2都以火药为动力发射弹丸,具备杀伤力、均认定为枪支公诉机关依据上列指控事实,认定被告人沈某甲的行为分别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一百二十八条之规定的妨害公务罪、非法持有枪支罪,依法提起公诉,请于审判。并随案移送被告人沈某甲的供述,被害人黎某的陈述说明,证人证言,现场勘验笔录,鉴定文书,视频资料,户籍证明等证据在案佐证。一审答辩情况被告人沈某甲对起诉书指控用菜刀砍伤民警黎某的事实无异议。但提出:我没有枪支,公安机关扣押的枪支不是我的,请法院依法判决。此外,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黎某请求赔偿经济损失102555.59元,无经济赔偿能力的辩解意见。辩护人陈庆忠提出:1、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沈某甲构成妨害公务罪,不符合犯罪的法定条件。一是公安民警处警时见被告人沈某甲是聋哑人时,没有告知公安民警执行公务、加强与沟通协商、通过其父母做工作,责令交出枪支、避免出警的民警受损伤的情形发生,而是出警的民警手持手铐威胁,推拉被告人沈某甲才被砍伤,加之在执法时违反了《公安机关接处警工作规范》第七条”处警民警不少于两人”的规定,其执法应当守法。二是受案登记表上记载调解水纠纷不是事实,没有相关证据印证,证人牟某某系公安民警,作虚假证言,目的是使被告人沈某甲受到刑事处罚,证明公安民警出警合法化。2、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沈某甲非法持有枪支二支的证据不足,枪支的来源不清,被告人沈某甲案发至今均否认有火药枪。公安民警在对被告人沈某甲住宅搜查时没有其家属在场和使用执法仪记录搜查枪支的现场情况,其照片上体现存放枪支的地方是否就是被告人沈某甲的家,没有证据证明,被告人沈某甲及其父沈某丙虽在搜查笔录上签字,属先签字后制作搜查笔录的行为;此外,搜查的现场、扣押的枪支和现场照片没有交由被告人沈某甲及其家属辨认,确认枪支,相关证人证言所证实公安机关搜查火药枪现场的事实前后矛盾,不具有一致性,不能证实火药枪的来源于何处,不具备证据的三性原则,请求法院不予确认。综合以上意见,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沈某甲犯妨害公务罪、非法持有枪支罪的证据不足,不构成犯罪,依法宣告无罪本院查明经审理查明:一、2015年8月29日14时许,赤水市公安局葫市派出所值班民警接到被告人沈某甲之弟沈某乙报称:”赤水市葫市镇居住的村民即被告人沈某甲,系聋哑人,因安装水管曾与邻居王某甲发生纠纷,且私藏有火药枪,要求公安机关搜缴”。接警后,葫市派出所所长谢某指令民警黎某、警务助理向某某二人带上警用装备、执法仪、相机等前往处置。民警黎某、警务助理向某某二人在赤水市葫市镇村民沈某丁的带路下到被告人沈某甲家。被告人沈某甲之父沈某丙也向民警黎某、警务助理向某某二人反映:”沈某甲私藏有火药枪,要求搜缴”。民警黎某将在外安装水管的被告人沈某甲喊到家中,劝说其主动交出火药枪,被告人沈某甲摆手否认和拒绝,不一会,被告人沈某甲往屋后厨房方向行走,民警黎某、警务助理向某某认为火药枪可能藏于屋后厨房,随后行到厨房门口时,民警黎某仍责令被告人沈某甲交出火药枪,并拉推被告人沈某甲进入厨房交出枪支,被告人沈某甲在进屋的瞬间持厨房的菜刀转身砍向民警黎某,并将民警黎某砍倒在厨房门前的水槽内,致民警黎某左手背、左前臂上段、右手中指、右上臂下段、左小腿、左足内侧等受伤。后在村民沈某丁及被告人沈某甲之父沈某丙的协助下将被告人沈某甲抓获归案。二、2015年8月29日15时许,公安机关的搜查笔录载明:在被告人沈某甲居住的卧室内发现火药枪二支,其中,一支枪托较旧、一支枪托较新,枪托较旧的一支火药枪填满火药,随时可击发;卧室柜子抽屉内发现大量火药及铁砂等,见照片。扣押清单载明:火药枪二支、火药、铁砂等。同时,搜查笔录体现侦查员:杨某甲、袁某,见证人:沈某丙,笔录尾部侦查员签名:袁某、杨某甲;记录人:杨某甲;当事人:沈某甲;见证人:沈某丙;其他在场人:无。扣押清单体现持有人沈某甲,见证人王某乙,办案人杨某甲、陈某甲。2015牟9月1日,经遵义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意见结论:送检检材JCI、JC2都以火药为动力发射弹丸,具备杀伤力、认定为枪支上列查明事实,公诉机关当庭列举下列证据印证,并对证据的来源,证明的主要内容等进行了说明: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证实了本案的来源和公安机关依法立案侦查的情节。2、刑事拘留证、逮捕证证实了被告人沈某甲涉嫌犯妨害公务罪、非法持有枪支罪于2015年8月30日被赤水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10日被逮捕的事实。3、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沈某甲生于1972年1月16日生于贵州省赤水市,住赤水市。作案时系已满18周岁的成年人,具备了完全刑事责任能力。4、被告人沈某甲在侦查中供述:2015年8月29日在家中厨房持菜刀砍伤黎某的事实。但未供述持有枪支的事实。5、被害人黎某陈述:2015年8月29日14时许,接到沈某乙的报警后,向所长谢某报告,由所长谢某安排,与民警协警向某某一同出警,在责令被告人沈某甲交出枪的过程中,被被告人沈某甲持菜刀砍伤身体的情节。6、证人牟某某证实:2015年8月29日14时许与民警黎某、协警向某某出警、途中去找王某甲调解水纠纷的事实。在公安补充侦查时,证人牟某某否认与民警黎某、协警向某某一同出警的事实。7、证人沈某丙(系被告人沈某甲之父)证实:沈某甲是我儿子,系聋哑人,听邻居王某甲说与沈某甲为安装水管产生纠纷,沈某甲用枪威胁,我怕出事,知道情况后于2015年8月29日向葫市派出所谢某所长报警,要求搜缴枪支,中午,派出所的民警黎某、协警向某某及组长沈某丁到沈某甲家,民警黎某将沈某甲喊回家后叫把枪交出来,沈某甲否认有枪,后民警黎某随沈某甲一同到屋后厨房处,沈某甲持菜刀将黎某砍伤,我见状上前将刀夺来丢在一旁,我和沈某丁帮忙,民警黎某、协警向某某才用手铐将沈某甲铐起的事实。沈某甲屋里是否有枪,我不清楚,也没有看见过沈某甲的枪。公安民警来搜查时,我没在现场,枪是否从沈某甲屋内搜出不清楚。下午19时许我到葫市镇派出所,公安民警叫我在搜查笔录上签字盖手印,事隔第三天,我到公安局刑侦队时,办案民警又叫我在搜查证上签字,时间签为2015牟8月29日,公安机关扣押的枪支是否是沈某甲的,我没在现场,在法庭审理时才看见有二支火药枪。8、证人杨某乙(系被告人沈某甲之母)证实:沈某甲是我儿子,是聋哑人,2015年8月29日中午,我在沈某戊家吃生日酒,沈某丙打电话叫我回来,说派出所的人来了,我回家见是派出所的黎某、协警向某某、组长沈某丙等三人在家里,黎某叫沈某甲把枪交出来,沈某甲否认有枪,后来在屋后厨房处,沈某甲用菜刀砍伤黎某。公安民警在我们家搜枪,我没在现场,枪是否从我儿子沈某甲的卧屋内搜出,我不清楚。9、证人沈某丁证实:2015年8月29日中午,葫市派出所的民警黎某打电话给我,叫我带路到沈某甲家。我把他们带到沈某甲家下车时黎某才说收缴火药枪。因沈某甲在屋后面安装水管,黎某把沈某甲喊回家,由于沈某甲是聋哑人,我们比手式叫他把枪交出来,沈某甲否认有枪,不一会,沈某甲往屋后厨房方向走,黎某认为枪放在厨房内,一同走到厨房门口时,黎某叫沈某甲交枪,沈某甲突然持厨房内的菜刀砍向民警黎某,将其砍在水槽里,沈某丙见状上前将刀夺了,然后我和沈某丙协助,黎某才用手铐将沈某甲铐起。至于沈某甲是否有火药枪不清楚,没有看见过,只听沈某丙说沈某甲与王某甲发生安水管的纠纷,拿枪威胁王某甲。公安机关在沈某甲的家中搜火药枪的情况不清楚,我没有在现场。庭审出庭证实:公安机关在沈某甲家中搜枪时,我没有在现场,有事回自己的家了,后来返回到现场时,看见有二名不认识的公安民警在沈某甲的邻居沈某己的堂屋门前抖火药枪内的铁砂等,有名民警说,搜枪时没有照相,又把火药枪拿到沈某甲的屋内拍照,在屋内那点拍照,我没有去看,拍照后又把火药枪拿到院坝内编号、拍照的事实。10、证人向某某证实:2015年8月29日中午2时左右,沈某丙打电话报称其子沈某甲有二支火药枪,要求派出所出警处理。谢所长指示民警黎某和我一起去处警,我就联系金沙村组长沈某丁帮忙带路,我们与沈某丁一同到沈某甲的家后,因沈某丙说沈某甲在后面安水管,他也不知道沈某甲的火药枪在什么地方,然后我和黎某去把沈某甲找回来,在堂屋头,因沈某甲是聋哑人,听不到说话,通过比划等交流,要其交出火药枪,沈某甲否认有火药枪,约5分钟后,沈某甲往屋后厨房走,我和黎某认为枪在厨房内,走到厨房门口屋檐下,黎某叫其交枪,不然要传唤他,刚进厨房二步,沈某甲就持菜刀砍向民警黎某,将黎某砍睡在地上,沈某丙见状上前把刀夺了,在沈某丙、组长沈某丁帮忙下,才用手铐把沈某甲铐住。我向谢所长报告黎某被砍,沈某丙去联系车送黎某救治去了,一会谢所长、宋局长等人来了,后来他们在沈某甲家搜出了二支火药枪,在什么地方搜到的,我不清楚。庭审出庭证实:当天我在沈某甲的堂屋椅子上坐着,民警到沈某甲房间里面搜查出两支火药枪出来,房门是如何开的想不起了,当时我在沈某甲家进门的左手边椅子上坐着,直接看到沈某甲的卧室房门,中间没有任何遮蔽物,卧室内的情况没有去看,不清楚。11、证人王某甲证实:我和沈某甲是邻居,曾因山林权属产生纠纷,有一天听见在沈某甲家的方向有枪声,怀疑沈某甲有枪,我才对沈某丙说,沈某甲可能有枪,具体有没有,我不清楚,没有看见沈某甲有枪。12、证人白某甲证实:当天我接到电话说葫市派出所的民警在金沙村处警时被袭击受伤,请我去看一下,我随即通知金沙村的支书陈某乙一同赶到现场,快到金沙街道时见摩托车载着受伤的黎某与我们会车,我们到现场后,沈某甲已被警务助理向某某、组长沈某丁控制住,到后不久,公安局刑侦队的人就赶到了,先对现场进行勘查,随后,沈某甲的父亲沈某丙带着公安人员前去搜查,沈某甲的卧室是锁着的,是沈某丙踢开的卧室门,和搜查民警一起进沈某甲卧室搜查的,在卧室搜查出二支火药枪,其中有一支上膛了的,民警还在院坝水沟处用水来浇了上膛的火药枪的枪膛,搜查枪支的民警和沈某丙还说火药枪藏在衣柜旮旮头。我见证了搜查火药枪的整个过程。庭审出庭证实:公安民警在沈某甲卧室内搜查枪支时,我在卧室外的堂屋侧面,但公安人员搜查的那间屋,我没有去看,公安人员从屋里搜查出火药枪,至少是搜查出一支枪,后来在院坝里看见是两支火药枪,是几个民警搜枪,想不起了。13、证人陈某乙证实:2015年8月29日,葫市镇政法书记白某甲打电话说民警黎某被沈某甲砍伤了,叫我一同去现场,到现场后,受伤的民警送医院了,行凶的沈某甲被协警向某某、组长沈某丁控制住,见院坝里有些血迹,不一会,公安局刑侦队的民警就到了现场。我见向某某年小身体单薄,我上去与向某某及群众一起控制沈某甲,赤水市公安局领导也赶到了现场。刑侦队民警就开始在现场摆物证牌,提血迹,完后不久,我听到有人在讲”火药枪里面还装满火药和砂子的”,我往沈某甲家门口看,看见民警正在沈某甲家屋檐下将火药枪里面的火药和铁砂从枪膛里面抖出来,当时,我在沈某己的堂屋门口处看见的。庭审出庭证实:在沈某甲的屋檐下面,见公安民警拿了火药枪出来,是几支枪,没看清楚,在哪里搜出来的,我不清楚,其他东西,我没有看到,搜查的公安民警,我都不认识。14、证人白某乙证实:2015年8月29日,白某甲书记叫我开车送他和陈某乙支书到金沙村处理沈某甲砍伤民警黎某的事情。到现场不久,赤水市公安局领导和民警到达了现场,随后,民警开始摆数字牌,提取血迹,过后,民警去搜查沈某甲的房屋,我一直跟在民警的后面,看见了整个搜查过程,当时沈某甲的卧室是锁起得,沈某丙问沈某甲开房门的钥匙,沈某甲不配合,沈某丙用脚将卧室门踢开,在卧室里搜出两支火药枪,公安民警们说有一支火药枪里面还装满了火药和铁砂,还拿在沈某甲房屋旁边的沟里浇水浸泡之后将火药枪拿回沈某甲家坝子抖火药和铁沙的情节。15、证人王某乙证实:我是贵州警官职业学院学生,2015年8月29日,我在赤水市公安局实习期间,与刑侦大队、特巡警大队民警一同到葫市镇金沙村见习案件办理过程。到现场后,民警对砍伤民警黎某的现场勘查后,向沈某甲及家属讲明需搜查沈某甲的家,沈某甲的父亲沈某丙表示配合,当时在场民警讲沈某甲的火药枪就放在他卧室里面,每天都锁着,连他和沈某甲的母亲杨某乙都不让进去,沈某丙打手式叫沈某甲拿钥匙,沈某甲不配合,是沈某丙踢开的房门,民警进去在卧室内搜出二支火药枪、火药、刀等,有支装有火药,民警处理后扣押带回公安局。16、证人谢某证实:我是葫市镇派出所所长,2015年8月29日中午,民警黎某汇报有群众举报金沙村村民沈某甲私藏火药枪的警情,随后,我安排民警黎某带人员去出警的事实。17、鉴定文书证实:被鉴定人黎某属一个轻伤一级、二个轻伤二级、一个轻微伤的情节。18、检察院、法院的办案人员在沈某甲家查看现场的情况说明证实:该现场位于葫市镇金沙村,现场为土墙兼木质结构的三合头瓦屋,中间为院坝,在院坝及沈某己住房堂屋檐坎处均不能看见公安人员搜查火药枪的现场;被告人沈某甲的卧室为木质板房,除房门为红色外,屋内木板为本色;其房门及门锁为完好无损;院坝处无水沟等事实。19、证人罗某某、沈某己、姜某某等人证言证实:沈某甲是否制造枪支不清楚的事实。20、现场勘验笔录、照片、情况说明,搜查笔录,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等证据:一、被告人沈某甲砍伤民警黎某的现场及位置情况的事实;二、搜查笔录,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记载了被告人沈某甲卧室内搜查出火药枪二支、火药、铁砂等的事实;三、照片上的枪支,无法确认是被告人沈某甲卧室的位置;四、搜查笔录,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上体现的办案人员、见证人都不一致;五、被告人沈某甲及家属未对现场进行指认,扣押的枪支未交被告人沈某甲及家属辨认。

本文地址:http://www.law001.cnn917c12.aspx,转载请注明出处。

0 | | admin |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姓名:
字数